─ 家人介紹 ─

泡沫.瞳:高一生。

錫(姊夫):家庭主夫,專長:耐打(?(都是被自家老婆打,因為沒事闖進老婆的實驗室而被打。)

蕾蝶(姊姊):實驗家,喜歡研究屍體、不明液體…類的噁心實驗體。

械(哥哥):高一生,姊姊在路邊(撿?)收養來了(被收養的年齡大約再3~4歲),只大小瞳幾個月,對小瞳的感情一言難盡。

 

─ 現實平行世界 (家中) ─

 

 

 

 

 

─ 正文開始 ─

「起床了,瞳…小瞳,起床了,上學要遲到了。」

「嗯~還想再睡……」不理會叫換聲,抓起旁邊的棉被把自己包裹起來繼續睡。

「不要再睡了,上學真的要遲到了!」

「嗯~~~」抓著棉被翻了幾圈後,張開朦朧的眼睛,眼前濛濛一片但可以微微看出一個臉型,等前清楚之後才發現是大自己幾個月的哥哥的特寫的臉,「械……你可以把臉移開了嗎?」,揉了揉眼睛很淡定的個眼前的人說,對自己而言這也不是一兩次了,應該說每次要叫我起床都會有這樣的情況,所以我對這件事情非常淡定面對了。

「……」確認對方不會再睡下去後起身走去小瞳的書桌前拉開椅子坐下說:「妳去梳洗吧,我在這裡等妳。」看著自家妹妹起身下床,穿上拖鞋走去浴室梳洗。

「械……你的臉怎麼又紅紅的啦?」穿著單薄的襯衫襯衫下沒有穿褲子,但能微微看見淡淡的藍色蕾絲內褲走去浴室後,突然探出頭來對著哥哥問說。

「不!沒什麼……妳快點梳洗更衣。」揮了揮手催促小瞳去梳洗更衣,但械的心裡頭想著:「總不能說我從國小看到現在還不能免疫妳這身衣著吧!還有妳的睡相也……太沒有防備了。」想著想著臉又瞬間漲紅了起來。

「械,我要換衣服了,可以出去嗎?」梳洗完走出浴室往衣櫃走去,瞄到械還坐在那裡移動也不動,只好出聲提醒對方出去自己要更衣這件事情。

「啊!喔……那我先下樓…等妳。」回想到一半,突然被聲音拉回現實,眼睛看去聲音來源的方向,只看到穿著襯衫的小瞳站在衣櫃前等著自己離開後更衣,走出房門關上房門走下樓梯等小瞳。

躂…躂…

「械,小瞳起床了嗎?」一位身穿圍裙手上拿著鍋鏟的男子探頭出來問說。

「起來了,再換衣服等一下就下來了。」腳正要踏道地面前被廚房的姊夫給叫住問說。

「嗯~那你先過來做好等小瞳下來吃早餐,還有你的臉…你去沖一下臉好了!」聽到小瞳起來正在更衣後,又看了看還站在樓梯上的械搖搖頭回說。

「痾……好!」聽到姊夫這麼一說就馬上衝去一樓的廁所去沖把臉後,走去廚房等小瞳下來吃早餐。

躂躂…躂躂…躂躂…

「我…我好了!吃早餐吧~」綁著右邊馬尾和穿著短袖淡藍色的制服和短裙和吊帶上膝襪的女孩燦爛的笑說。

「小瞳先坐到位子上,等等就好了,還有妳的頭髮跑出呆毛囉!」看著匆匆忙忙跑進廚房客廳的小瞳微微笑著說出頭上的東西。

「姆~剛剛就在弄這個呆毛,怎麼用都還是這樣,這樣讓我好在意喔!」拉開械對面的椅子坐下,開始玩(?)弄著頭上那呆毛說。

「其實那樣也不錯啊,還挺可愛的……」看著眼前這再弄那呆毛的小瞳回話,但是後面就越說越小聲就是了。

「好了!不要再用了,來吃早餐吧。」錫端出剛烤好了土司、火腿和煎蛋卷、還有好的濃湯,不忘也給自己一杯濃濃美味的一杯咖啡。

「那我要開動了!」三人一口同聲的說。

「嗯~姊姊怎麼…沒有看到?」喝了一口濃湯,右手拿起土司咬了一口問著姊夫說。

「她還在忙,我們先吃不用理他沒關係。」錫抓了抓頭拿起咖啡喝著說。

「嗯~」看著姊夫這樣子我想剛剛又被姊姊轟出來了吧!姊夫也真是可憐……早上中午晚上都要被姊姊罵或是被打出實驗室,只要是姊姊沒有研究完就是不會出來吃飯,還有姊姊再研究不能進去打擾她,不然就會被狠狠的轟出來。

「我吃飽了。」械放下喝完的濃湯碗說,站起身收拾碗盤拿起走去洗手台放著,拿起書包走出廚房客廳。

「姆~等我,我快吃完了!」看到械吃完已經在收拾的動作,馬上把眼前的早餐爬乾淨吃乾淨,同樣也收拾碗盤放進洗手台後,背起書包跟著械走出廚房客廳。

「那姊夫我們出門囉~」到玄關穿上鞋子對著廚房喊說,後頭只探出頭來說:「路上小心!」。

「那快走吧!」械伸手揉了揉著自家妹妹的頭說。

「嗯~」點了點頭,看向械回了一個天真無邪的笑容回答他。

械心想:(我家的小瞳為什麼會這麼的毫無防備跟可愛呢……真是讓我難以招架啊……唉~)

於是我們就開啟門走出家中,踏上步伐上學去了─

 

 

─ 家中 完 ─

創作者介紹

☆筑紫蝶ㄉ痞客邦★

☆筑紫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